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贴身家丁 > 第2829章 步步惊心(作者:紫微)
贴身家丁

《贴身家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829章 步步惊心

    燕七遥指茶馆:“茶馆里的人都这么说,一口笃定,若是没有李大人授意,范斌绝对干不出这等卑劣行径。”

    李在仁气急败坏:“我怎么会授意李在仁干出这种蠢事?”

    燕七道:“我当然相信李大人不会干出这种蠢事,但是,茶馆里的人不相信啊,那里面的人五花八门,各色人等,应有尽有。现在,早就传开了,谣言四起,大人想阻拦也来不及了。”

    李在仁大急:“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我要派人去抓他们,谁敢再乱说话,我将以妖言惑众之罪,把他们打入地牢。”

    燕七用力点头:“李大人果然有魄力,就该这么做呢!哦,对了,我还认识一个商人,叫做陈有徳,与我关系还不错。他刚才也在茶馆里,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李大人,您抓人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抓陈有徳?我愿意出银子保他一命。”

    “什么?鲁公子,你在说什么?陈有徳也在茶馆里?”

    李在仁一听,惊得亡魂皆冒。

    燕七表情淡然:“是啊,陈有徳在茶馆里,很奇怪吗?”

    李在仁浑身颤栗:“鲁公子,你……你确定陈有徳出现在茶馆里?”

    燕七淡淡点头:“这还有什么可作假的,李大人也认识陈有徳吗?要是如此,那就太好了。”

    李在仁后脑冒凉风。

    日啊。

    陈有徳可是七星武士,是黎高的嫡传弟子。

    被陈有徳听到了,还能有好事?

    这家伙就是顶级密探。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黎高服务。

    被陈有徳探听了消息,也就意味着黎高得知了消息。

    这还得了?

    误会,怕是越来越无法收拾了。

    虽然燕七口中说出这些话来,云淡风轻,看似没有杀伤力。

    但是,李在仁听了,却是步步惊心。

    宛如走钢丝。

    因为,陈有徳大约已经形成印象,是自己赶走了大华工匠。

    范斌这条狗就是自己放出去的。

    一旦形成这种印象,黎高岂能放过自己?

    这不是说明自己参与了皇家后花园的分赃行动吗?

    黎高可不是傻子。

    他一眼就能看穿自己的心肝脾肺肾。

    不得了。

    李在仁围着大厅不停的走动,挥汗如

    雨,不知如何是好?

    这局如何解开?

    他本想抓捕茶馆中的闲杂人等,不把消息释放出去,将风险压制在最低层级。

    可是,陈有徳认定自己赶走了大华工匠,也就意味着黎高会这么认为,那封锁消息,也就画蛇添足,毫无意义。

    现在,必须要陈有徳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怎么办捏?

    燕七知道李在仁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笑着提醒:“李大人在事怎么了?您若有事,只管找范斌啊,范斌不是唯您马首是瞻吗?”

    “哎呀,有了!”

    燕七这一句话,可提醒了李在仁。

    李在仁盯着范斌,眸光冷漠,杀气四溢。

    范斌从头凉到脚,吓得瑟瑟发抖:“李大人,您有……您有什么吩咐?只管道来,小的一定竭力完成。那个……李大人,您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害怕,我慌……我慌得很……”

    “你很慌?呵呵。”

    李在仁盯着范斌许久,突然站上高台,一拍惊堂木:“范斌狐假虎威,假冒本大人的威风,作奸犯科,收受贿赂,散播谣言,如此大罪,岂能姑息?来人,立刻将范斌绑了,送到刑部,请刑部罗大人邀大理寺、河郡太守陈大人,三堂会审,以正视听。”

    “啊?”

    此言一出。

    范斌吓得双腿发麻,呆若木鸡。

    许久。

    他才缓过神来。

    噗通。

    跪倒在地。

    “李大人,我冤枉啊,我认错了,我知道错了,恳求李大人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李大人,这点小事,何必……何必大动干戈,我可是您忠实的奴才啊,李大人,李大人……”

    范斌冲上去抱紧了李在仁的大腿,哀嚎恳求。

    他明白的很。

    只要他被绑到刑部,配合大理寺、河郡府尹,三堂会审,基本上,他要把牢底坐穿。

    因为,他贪污了十几年,犯案太多。

    仅仅是索贿的案子,就有几百起。

    这还了得?

    李在仁明白的很。

    唯有把范斌给献出去,交给三法司公开审理,那才能撇清与范斌的关系。

    这就是做给陈有徳看的。

    陈有徳见此一幕,当知范斌的行径不是自己主使的。

    除此之外,别无办法。

    所以,范斌除了坐牢,还有第二种选择吗?

    李在仁俯视范斌,表情阴冷:“是你咎由自取,可怨不得本大人了。”

    范斌道:“李大人,我年年孝敬您,对您可是不薄啊,我给您送过……”

    啪!

    李在仁见范斌要出言咬他,一个大巴掌乎在范斌脸上,打断范斌的话,勃然大怒:“来人,立刻将范斌绑上,送到刑部,请罗大人会同三法司,即刻审问。”

    “是!”

    李三带着衙役将范斌五花大绑。

    范斌还要说话。

    李三在范斌口中塞满了抹布。

    范斌有口不能言,急的直跳脚。

    燕七走到范斌面前:“我都说了,让你的家人把行李给你送来,也不知道你听进去了没有?地牢可凉了,你养尊处优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习惯?哎,我真是为你感到担心啊。”

    “呜呜呜……”

    范斌呜呜直叫。

    后悔不已。

    悔不当初。

    他真不应该威胁眼前这个狠人。

    若是不威胁此人,也不会落得这般地步。

    这人够狠,够厉害啊。

    范斌气的一头撞向燕七。

    燕七躲开。

    范斌一头撞在廊柱上,头破血流。

    “晦气!”

    李在仁怒斥:“李三,速速押解范斌,送到刑部,请罗大人立刻审问,严刑拷打,勿要懈怠。”

    “是!”

    李三押着嗷呜直叫的范斌,奔赴刑部。

    李在仁还不放心。

    觉得忠心表露的不够。

    演戏也不够精彩。

    他对燕七说:“你先回去等候消息,我要去刑部,过问范斌索贿一事,待此事了结,我要与鲁公子详谈一番。”

    燕七笑着拱手:“李大人先忙,我等李大人的好消息。”

    他明白,李在仁这是要赶赴刑部,将范斌这厮生生定死。

    免得他乱说话。

    如此,也能表露他与范斌割裂的决心。

    表露给谁看呢?

    自然是陈有徳,黎高!

    李在仁这家伙,不仅是老狐狸,下手还挺狠。

    嗯!

    不错。

    还算有几分道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