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 辛字卷 第一百七十五节 才女们(作者:瑞根)
数风流人物

《数风流人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辛字卷 第一百七十五节 才女们

    饶了大半天,贾赦总算是说明了来意,捞人。

    冯紫英也很无奈,这种事情要说的确是有很多余地的,涉案人员具保先回去,但是需要先退赃和缴纳一定押金。

    当然,在衙门里交了押金,要想退回去就很难了,总会有无数个套路和理由让你这笔银子充公。

    对于贾赦的这类要求,冯紫英也一样简单,需要根据案情,由龙禁尉和顺天府衙研究之后再来定夺,一个太极推手就推到了龙禁尉那边。

    贾赦也不气馁,这笔银子没那么好挣,但是只要找对了人,那就能办好,他是认定了冯紫英。

    既然冯紫英不肯马上应承,贾赦也不敢纠缠太甚,而是拉开话题说到了迎春的身上。

    “紫英,二丫头年龄不小了,在你面前我也就说实话吧,原本我是打算把二丫头许给孙绍祖的,但是你却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前几日里我让你婶婶去问了二丫头,这丫头吭哧吭哧了半天才说愿意给你做妾,我就不明白了,孙家好歹也是官宦人家,虽说是武官,也比不得你们冯家,但是她过去是当正妻大妇,你这边儿当妾,我的颜面往哪里放?”

    贾赦终于松口了,冯紫英内心暗笑,这厮之前各种推脱,始终不肯给一个准信儿,弄得自己虽然内心很笃定,但是毕竟这个时代婚事没有父母的点头,那就是成不了的,贾赦若真是要和自己较劲儿作对,还真不好办,所以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这会子总算是主动提及了此事,那么也就意味着主动权开始掌握在自己手上了。

    要颜面,那就别要银子,冯紫英心里边儿嘀咕了一句,脸上却是笑意隐隐,“世叔,孙家我知道,也就是孙绍祖这一辈才慢慢有点儿起色的,现在在大同混了个副总兵,他年龄不小了吧,三十好几了吧?续弦,而且听说他前妻就是被他给虐待致死的,只不过他藏得好,没有谁指证他,而官府没有深究罢了,……”

    贾赦脸色微变。

    对孙绍祖的情况他当然清楚,不是个良配,那厮性格阴沉暴躁,二丫头过去肯定是有罪受。

    只是二丫头是庶出,本来就不好找人家,像给冯紫英做妾,难道就好了?

    看看他屋里多少女人,三房,正妻不说了,还有媵,才是妾,二丫头这个性子,走到哪里都是吃亏的命。

    先前看冯紫英还觉得冯紫英是真的看上了二丫头,估摸着冯紫英愿意花大价钱,怎么听现在这话,却像是来“压价”了呢?

    不行,不能被冯紫英这家伙带着节奏走,这样一说,那成了二丫头给他做妾还成了占了便宜一般,那还能行?

    清了清嗓子,贾赦连连摇头,“紫英,这些谣言你也信?孙绍祖前妻是病死的,我也去打听过,他也不过三十五六岁,虽说不能和你比,但是也是咱们武勋中的佼佼者了,副总兵,令尊三十多岁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副总兵吧?”

    冯紫英听得好笑,很显然贾赦也觉察到了自己的意图了,这是要抬价了。

    当然,他无意和贾赦因为迎春入门一事为了些许银子反复纠缠,那显得自己轻看了迎春身份,迎春虽然老实,若是这些话语传到耳朵里,肯定心里也会难受,毕竟人家大家闺秀给自己当妾,说实话也还是有些委屈了,人家迎春自己都不在意这个,一副痴情系在自己身上,自己还要在乎这几个阿堵物,就未免太渣了。

    只是被贾赦这厮占便宜,实在让人不爽就是了,所以想要捞人这事儿就没不会让他轻易得逞,起码要把迎春入门说到一条道上。

    “赦世伯,孙绍祖此人究竟如何,小侄和您心里都有数,但是小侄可以肯定地说一句,绝非二妹妹良配。至于说二妹妹跟了我,世伯您是知晓我的性子的,断不能让二妹妹在我家里受了委屈,保管让她每日开开心心,高高兴兴,而且宝钗、宝琴,以及日后林妹妹过了门,都是和她熟识姊妹,她也定能欢喜愉快,日后若是能替冯家生下一男半女,家慈肯定也是无比喜欢的,……”

    冯紫英这番话倒是由衷之言,贾赦虽然奸猾刻薄,但也能听得出来冯紫英语出至诚。

    他也不明白冯紫英怎么就喜欢上自己这个二丫头,这丫头太过木讷老实的性子,连她母亲都不喜欢,也不知道在冯紫英面前是否也如此。

    要说以冯紫英的条件,要纳妾,这京师城里只怕无数人家都会扑着上来,这么是誉满京师的小冯修撰!

    若说是为色,二丫头虽然也漂亮,但是这京师城里论姿色的,只要不计较出身,难道还挑不出几个天香国色的?

    或许就是大小在一起的那份情分?贾赦只能如此想,那二丫头跟了冯紫英,还真的不能亏待了她。

    “也罢,紫英,愚伯也就不和你多计较了,她既然都不在意身份愿意给你做妾,那你也得要好好掂量一下,做妾是做妾,但妾也要分几等,断不能比那尤氏之类的低了身份,……”贾赦话锋一转,沉吟了一下,“另外,愚伯因为之前和孙家的确有过这方面的商计,而且愚伯也和孙家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在孙家那边借了一些银子,……”

    冯紫英心中冷笑。

    先前那几句话还像人话,起码要为迎春争取一下,冯紫英还有些觉得贾赦转性子了,没想到这两句话就又拐弯了。

    妾的确要分贵妾、良妾、贱妾,像迎春这种本身做妾就有些委屈的,自然算是贵妾,而二尤这种属于良家女子纳进来的,属于良妾,而若是从青楼中赎身出来的,或者是通房丫头因为生了孩子而抬妾的,就属于贱妾了。

    这转来转去还是要说拿了人家孙家的银子一事,看样子是非得要自己替他去还了。

    冯紫英面色不变,淡淡地道:“孙绍祖不缺银子吧?他现在只怕也无心这些事情,刚当上大同镇的副总兵,心思也该在军务上才是,哪里还有精力来过问这些?此事不急,先看看再说,……”

    贾赦有些发蒙,这话什么意思?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小子却在自己面前装疯卖傻,不肯入彀啊,不过好像也没有拒绝,难道他能迫使孙绍祖舍了这笔银子?

    一时间贾赦也不好接话,就怕误会了冯紫英的意图。

    冯紫英也不理他,这等事情与他何关?

    孙绍祖要回银子也不会找自己,只会去找贾赦,不能说因为自己要纳迎春为妾,就找自己吧?

    “世伯,二妹妹的事情,我想寻个时间再仔细谈一谈,您也知道我家里三房,二妹妹进哪一房,我也想征求一下二妹妹的想法,……”冯紫英自顾自地带着话头走,不给贾赦多想的机会,“长房那边我估计二妹妹不一定愿意,二房这边宝钗肯定是愿意的,三房那边林妹妹就更不用说了,她们本来就是血亲姊妹,但可能就要等到明年林妹妹过门以后去了,……”

    贾赦思路也被冯紫英带了过来,“嗯,这倒也是,我看二丫头和宝丫头她们也挺好,林丫头这边当然更好,就是这个时间,二丫头年龄不小了,我还是希望今年就让她出门,……”

    迎春的确年龄不小了,比宝钗都还要大月份,这也是迎春最心焦的,这个年龄还没嫁人的真的比较少见了,便是宝钗那个年龄出嫁也都算是大龄了。

    “所以小侄打算找个时间去见见二妹妹,听听她的想法,……”冯紫英笑了笑,“终归要让二妹妹高高兴兴出嫁,欢欢喜喜过门,……”

    纳妾其实不能用出嫁一词的,但是冯紫英却不在乎这个,听在贾赦耳朵里心里也还是有些感触。

    这冯紫英看样子还真的很喜欢二丫头,虽然是纳妾,但话里话外都是当成娶妻一般,当然这不可能,但是起码人家内心是喜欢的。

    打发走了贾赦,依然没有给他一个准话,不过这一次贾赦倒是很罕见的没有纠缠,倒是让冯紫英有些惊讶。

    宝祥这才把鸳鸯和另外一个带着头蓬帽子的女子带了进来,只是那女子一取下斗篷帽子,冯紫英便认了出来。

    鹅蛋脸,鼻梁高挺,眼眸狭长向上微勾,一双手尤其有特色,修长纤瘦却又充满了灵韵,据说瑶琴和琵琶都极为擅长,比起元春据说都不遑多让。

    元、迎、探、惜(原应叹息)思春都是才女。

    元春据说抚琴水准已经到了大师级了,只可惜自己从未听过。

    迎春虽然敦厚老实,但是一手棋艺却是在诸女中再无敌手,便是黛玉和宝钗她也要让几子,只可惜冯紫英是个臭棋篓子,去迎春那里也鲜有下棋一乐。

    探春却是书法高手,一笔字铁画银钩,草书有怀素之风,癫狂如暴风骤雨,楷书则袭钟绍京之神韵,圆润妍媚,却又内涵遒劲之力,还擅长赵佶的瘦金体,当有以假乱真的水准,冯紫英那笔字简直不敢在探春面前出现,那不是班门弄斧,而是出乖露丑了。

    而惜春则是以一手画艺出众,冯紫英见过她画的两幅画,论水准不在沈宜修之下,只是二女风格迥异,沈宜修的风格大气舒朗,豪迈而不失细腻,惜春的画清隽妍丽,略带冷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