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叛贼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沙皇彼得(作者:夜深)
大叛贼

《大叛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沙皇彼得

    “这个婆娘疯了!”

    离开王宫,丘吉尔对瑞典女王这么评价道,至于婆娘一词还是他在大明的时候学来的。

    相比卡尔十二世,乌尔丽卡.埃利诺拉更像是一个疯婆子,还是已经把家产压上赌桌快输的一干二净的那种。

    她根本就搞不清局势,更不明白现在的瑞典已经不是当初的瑞典了。同俄罗斯的几次战争失败后,瑞典已经失去了和俄罗斯抗衡的实力,其国土面积也减少了将近三分之一。

    如果乌尔丽卡.埃利诺拉是一个合格的女王,那么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韬光养晦,暗暗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在最合适的时候采取行动。这样一来,瑞典还有可能重归当初的荣光。

    可偏偏乌尔丽卡.埃利诺拉这个疯婆子要和俄罗斯硬抗,甚至还要联合英国夺回瑞典失去的一切,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英国是否会这样无条件的帮助瑞典,就算会凭借英国和瑞典的联盟海军还有瑞典目前的步兵能够大败彼得一世的海陆大军么?在丘吉尔看来这个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除非彼得一世突然死掉,俄罗斯国内大乱,那么或许还有点可能。

    当然了,无论是乌尔丽卡.埃利诺拉还是丘吉尔,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身强力壮生龙活虎的彼得一世的确会在几年后突然去世,去世的原因也比较离去,因为彼得一世在散步的时候看见一条搁浅的船,船上的几个水手落水挣扎,为了救人彼得一世跳下海去,奋不顾身把落水的水手给救了上来,但随后因为天气寒冷入水救人的缘故彼得一世患了风寒(估计是感冒引起的严重肺炎),最终不治去世。

    算算时间,这应该不到五年了,而且俄罗斯帝国在彼得一世去世之后的衰弱了一段时间,当然这个衰弱仅仅只是相对而言,那时候的俄罗斯帝国依旧是一个大国,但失去为了作为精神力量和代表人物的彼得一世,没有意外地受到了极大打击。

    假如乌尔丽卡.埃利诺拉能够有些耐心,有更多的政治智慧话,那么她完全可以等到那个时候再进行复仇。只可惜,乌尔丽卡.埃利诺拉不是上帝,丘吉尔同样也不是,他们哪里知道会有这样的变化。

    但对于丘吉尔来说,今天和乌尔丽卡.埃利诺拉的会晤让他大失所望,这样一个疯婆子作为女王对于瑞典不是什么好事,怪不得瑞典国内反对她的人那么多,甚至包括女王的丈夫也是如此。

    不过,这样的结果对于丘吉尔也不是一无所获,他在来前已经做好了几套方案,既然确定瑞典是扶不起的阿斗,那么丘吉尔就会采取另一套方案,其目标就是正和瑞典针锋相对的俄罗斯。

    接下来的几日,丘吉尔用他三寸不烂之舌终于劝服乌尔丽卡.埃利诺拉,由英国方面,也就是丘吉尔本人,在考虑北欧和平的前提下试探地和俄罗斯进行接触,从而尽力调和两国之间的矛盾。

    在得到乌尔丽卡.埃利诺拉最终同意后,丘吉尔马不停蹄地就从斯德哥尔摩赶到了俄罗斯的首都圣彼得堡,从而见到了号称大帝的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

    面对彼得一世,丘吉尔的感觉同乌尔丽卡.埃利诺拉完全不一样,甚至连英王乔治二世也比不上。虽然欧洲人看不起俄罗斯,认为俄罗斯就是个乡下地方,俄罗斯的贵族都是乡巴佬的存在,彼得一世就算作为沙皇,充其量也就是乡巴佬的头领,作为英国高级贵族出身的丘吉尔在这方面是有着先天的高傲。

    可当见了彼得一世后,丘吉尔发现这位君主同他见过的许多君主都不同,这是一个目光远大、平易近人、充满智慧和勇气,又有着无比自信的君王。从这点来看,倒让丘吉尔想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大明的皇帝朱怡成。

    没错,这就是丘吉尔对彼得一世的感觉。虽然两人一个是西方人一个是东方人,彼得一世的年龄也比朱怡成大了许多,彼此受的教育和身处的环境不同,但奇怪的是丘吉尔在他们身上都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

    或许,这就是英主的气息吧,对于这点丘吉尔嘴上不说,但心中却不得不承认。怪不得彼得一世能把一个落后,被欧洲视为蛮夷的国度变成如此一个强国,假如丘吉尔不是英国人而是俄罗斯人的话,那么他一定也会追随这样的君王旗下,为了理想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相比丘吉尔在斯德哥尔摩的待遇,他在圣彼得堡的待遇一点都不差,甚至还有些过之。

    他到达的当日,彼得一世亲自迎接,并且邀请他入住皇宫。

    当天晚上,彼得一世为了丘吉尔的到来举办了盛大宴会,亲切款待。第二日,彼得一世又邀请丘吉尔去打猎,一行人带着猎犬和火枪在郊区的猎场玩了整整一日。

    彼得一世还亲手处理猎物,给丘吉尔和他的侍卫们做烤肉。就和朋友一般谈笑风生,大口吃着肉,大碗喝着酒,从而进一步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当日傍晚,下起了大雪,暂时无法冒雪返城。

    不过这难不倒彼得一世,彼得一世直接带路找到了位于猎场一处的几幢小木屋,这里是为猎人和旅客准备的地方,一行人可以在这暂时休息,直到大雪停后再返回城中。

    由于条件所致,彼得一世和丘吉尔住其中一幢木屋,其余侍卫分别住在另外两幢木屋里。

    弄了点柴,进屋点燃,然后再烧上水,过不了一会儿,木屋就渐渐暖和了起来。

    “喝一口,晚上会有点冷。”搁了两根柴,彼得一世拍了拍手,从怀里取出去一个银壶向一旁的丘吉尔递了过去。

    丘吉尔接过,拧开壶盖喝了一口,顿时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地咳嗽了几声。

    “哈哈哈,这酒味道不怎么样,不过驱寒是最合适不过的,习惯了就会爱上它。”彼得一世大笑。

    丘吉尔忍着不适又喝了一口,的确如彼得一世所说,虽然酒味太冲,味道也不怎么样,但驱寒效果的确不错,再加上屋里渐渐升起的温度,让人感觉舒服多了。

    “不错的酒,谢谢您,陛下。”

    “非常高兴您能喜欢。”彼得一世很是开心,接过丘吉尔递还的酒壶毫不迟疑地对嘴喝了一大口,放下酒壶的同时很是舒坦地吐了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