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叛贼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又来这招(作者:夜深)
大叛贼

《大叛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又来这招

    马齐远道而来,虽双方敌对但郭亲王等人对于马齐不仅尊重也有礼仪。见面当日特意设宴好好款待马齐,并为他安排了极好的住处。

    等宴后送马齐离开后,作陪的郭亲王、城亲王和隆科多三人来到书房依次坐下,在烛光之中,三人的神色都极为凝重,却一言不发。

    过了许久,隆科多先开口:“两位王爷,马齐此来之事还需两位王爷定夺才是,不知两位王爷如何考虑?”

    “考虑?这还用着考虑?”郭亲王冷笑一声:“老四的手段我们又不是没有领教过,八哥八嫂死的如此凄惨,我同老四是不共戴天!老四想用这名义让我等归于他手下简直是异想天开!”

    “十哥说的没错。”诚亲王在一旁表示赞同:“我这四哥性格阴沉手段毒辣,丝毫不顾兄弟之情,何况他现在的位子是如何来的?八哥的仇绝对就不能这样轻易算了!现在老四居然用祖宗的名义来做保证?呵呵,亏他想得出来!如果他心中真有祖宗,有敬畏之心的话,当初又如何做出那等事来!”

    诚亲王这番话说的郭亲王连连点头,就连隆科多也不得不承认双方的仇恨根本就不是能够轻易化解的。

    再加上雍正所谓的承诺根本不值一提,为了取信郭亲王和诚亲王,雍正直接用大清列祖列宗的名义发誓,以示其诚意。可是这种诚意哪里作得了真?郭亲王和诚亲王又不是三岁小孩,仅凭着这种承诺就能乖乖听话?

    假如这样的话,等到以后无论是郭亲王还是诚亲王,包括他隆科多在内都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天家无情,这是向来的真理,放下手中兵权,就是任人鱼肉。

    “不过话说回来,马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张衡臣以死为谏,为的就是要保住我大清残存的这些基业。一个汉臣能做到这点,我心中无比敬佩。可惜,可惜了张衡臣呀,依他所言,如我们再相互打下去,等明军攻来列祖列宗创下的大清可就彻底完了,你们别忘了,老十三已在蒙古败亡,科尔沁也没了,辽东故地和整个蒙古都落到了大明的手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诚亲王在否决了和雍正罢手言好的可能后,同时也说出了他的顾虑,而且这个顾虑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事实。

    他们之前根本不知道在辽东和蒙古那边发生的事,这还是马齐今天说了后才明白清廷现在所面临的危难到了什么程度。

    之前,双方争斗,一是因为建兴的原因,二来也是郭亲王和诚亲王为了自保。

    只要蒙古和辽东还在,大明短时间内是不会想起西边来的。可当现在蒙古和辽东彻底归了大明,那么接下来大明会是什么样的动作这明白人心里都很清楚。

    虽然和雍正之间势不两立,但无论在场三人对于雍正再很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终究是大清的人。

    作为太祖太宗的子孙,作为开国先辈的后代,哪里能见大清就这样彻底灭亡呢?

    所以,这同样是他们三人所纠结的一点。如果不联合,恐怕大清也就真的要完了,可如同联合他们又信不过雍正,更有可能在大清灭亡之前就被雍正送下地狱。

    “十四弟,你向来比我有主见,依你所想究竟应该如何办?”郭亲王只觉得左右为难,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无奈向诚亲王求助。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取而代之,只要我们这位四哥能从皇位上下来,或者把大清中枢权利让出来由我等掌控,那么一切问题就不再是问题。”诚亲王冷笑着说道。

    “这怎么可能?”隆科多哭笑不得,就连郭亲王也觉得这种可能几乎微乎其微。

    假如能够这样,他们早就做了,何必和雍正打生打死呢?

    在军事上都没做到的事,凭着嘴皮子如何能够办到?雍正又不是傻瓜,没了皇权,他不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郭亲王等人?这种事别说雍正了,如果是郭亲王他们也不可能做。

    郭亲王摇头否决道:“十四弟,这种话就不用说了,除非老子的脑子坏了才肯答应。”

    “呵呵。”诚亲王笑了笑,点头道:“其实这个道理和我们这位好四哥让马齐带的话是一样的。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能打这样的好算盘,难道我们就不能做同样的事?如果要保证的话,我们也可以啊!向列祖列宗发誓,我第一个来!”

    “好了好了,十四弟,你说的都是气话,现在说的是正事,究竟如何做才行。”郭亲王苦笑着摇头,闹了半天诚亲王是故意这么说的,不过话说回来,假如真的谈判破裂的话,这倒是一个合适的理由。毕竟他雍正可以开这样的条件,他们同样也可以开类似的条件,反正都是兄弟,谁怕谁啊!

    “王爷,您莫非有了另外想法?不如讲出来看看可行否。”隆科多在一旁若有所思,插口询问道。

    “舅舅就是舅舅,果然厉害!”诚亲王冲着隆科多竖起大拇指晃了晃,隆科多连连摇头说不敢,还请王爷直言。

    诚亲王喝了口水,这才正色道:“我琢磨了半日,主意倒是有一个,而且也是眼前唯一可行的。”

    “什么主意,十四弟尽快道来。”郭亲王急迫地问道。

    诚亲王先叹了口气,随后道:“要说这个主意还是当年八哥做过的,我现在只不过是借八哥当年的点子罢了。”

    这话让郭亲王和隆科多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建兴当年做过的?建兴当年做的事多了,诚亲王究竟指的那一件事?

    “其实很简单,无非八个字而已。”诚亲王认真道:“恢复祖制,八王议政!”

    “恢复祖制,八王议政?”

    诚亲王道出目的后,郭亲王和隆科多同时一愣。这件事当初建兴的确是做过,那是为了和康熙夺权所为,当时建兴联合满洲王公大臣意图搞八王议政,从而借用他们的势力来压迫康熙。

    当年,建兴的恢复祖制,八王议政虽然搞得轰轰烈烈,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当建兴借此获得权利后,八王议政的话就再也不提了,而这个设想也从来没有落实过。

    不过现在诚亲王突然提出恢复祖制,八王议政,这个目的和当初建兴的目的有所区别,当年建兴是为了夺权,而他现在是为了分权自保。

    如果雍正同意恢复祖制,八王议政,那么他这个皇帝名义上虽还是皇帝,可失去了大部分的皇权,再也无法肆无忌惮地对付郭亲王和诚亲王他们了。

    同时,既然是八王议政,各自也有牵制,雍正也不用担心他的地位不保。所以从这点来看诚亲王提出的恢复祖制,八王议政倒是一个极好的办法。

    “妙!妙啊!”想明白了的郭亲王顿时拍手大笑起来。

    而隆科多同样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如果雍正同意这么做得话对于双方倒也是一个台阶,而且对各自也有保证。

    这样一来,大家从名义上就联合起来了,暂时不再用打生打死。接下来对于大明那边也可以携手御敌,以保大清基业。

    “可是十四弟,这八王议政恐怕也又难处啊”郭亲王在听明白了后先是高兴,紧急着又犯愁起来。

    “哪里难处?”

    郭亲王愁眉苦脸道:“按照祖制,八王议政其实就是八旗旗主议政,但眼下我大清江山破碎,各旗旗主早就凑不齐了,哪里还能找来八王?”

    “这又有何难?”诚亲王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指着郭亲王,随后又指了指自己:“既然八旗旗主如今凑不起,那么就重立八旗不就行了?十哥,你为一个,我也可以为一个,至于老四嘛正黄旗依旧归他也算一个。其他的人,我听说老大被圈着,让老大出来领一旗也是理所当然的,还有三哥、九哥都可以为旗主,如人数还不够,十六弟、十七弟他们同样可以。”

    郭亲王听的有些傻眼了,按照诚亲王所说分明就是他们这些亲王阿哥直接把八旗给分了,各为新的旗主,然后再组成八王议政。

    “十四弟,你不是开玩笑吧?”

    “开玩笑?当然不是!”诚亲王神色严峻道:“这大事如何开得了玩笑?再者,如今辽东覆灭,关外各旗主已经不在,我大清面临强敌自然要重整八旗,既然重整八旗为何不能重立旗主?”

    “我等都是太祖太宗的子孙,都是先皇的阿哥,以我等身份如何当不了这个旗主?十哥,你倒是说说看,当年太祖太宗时各旗旗主是何人?既然恢复祖制,那就索性恢复的彻底,所谓不破不立正是这个道理!”

    诚亲王的话倒也不算错,当年努尔哈赤的时候建立八旗,各旗旗主不都是他的兄弟儿子?到皇太极的时候,同样也是如此,只不过后来因为时间久了,各旗由当初的旗主延续下去,这才分了家,但不管如何都是爱新觉罗的子孙。

    郭亲王细细琢磨着诚亲王的话,越想越是有道理。何况诚亲王的建议对他们还有其他好处,要知道雍正上台后对于兄弟打压的厉害,如果能把这些兄弟都立为旗主,那么必然会站在他们这边和雍正的皇权对抗,到时候就算以后雍正的皇权占了上风,那么凭借他们的内部联合雍正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