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叛贼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和谈(作者:夜深)
大叛贼

《大叛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和谈

    雍正会这么做么?

    在隆科多和诚亲王看来雍正这么做的可能性极大,毕竟雍正对郭亲王、诚亲王和隆科多三人是恨之入骨,不消灭他们雍正是寝食难安。

    何况,在之前雍正就做过这样的事,所以无论怎么看雍正都会这么做。眼下,他们只需要耐心等待,给雍正这个机会,等到哪时候就是大破锡保的最好时机。

    可是无论是诚亲王还是隆科多他们根本就没想到仅仅不到一个月出现了谁都预料不到的情况,突然间雍正派人前来找郭亲王等人,而且这个人三人都很熟悉,居然是马齐。

    马齐可不是普通人,在康熙朝时就是老牌的上书房大臣,建兴皇帝和雍正在位都对马齐信任有加。虽然马齐在上书房很多时候只是排名第二,可要知道这个千年老二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如今马齐虽然是雍正的臣子,但他和郭亲王、诚亲王还有隆科多的关系不错,在康熙事情马齐就是支持八阿哥,也就是后来建兴的重臣,当年为了提议八阿哥为太子一事马齐还被康熙撤职,由此可见这些香火之情依在。

    再者,谁都知道马齐是一个对大明忠心不二的忠臣,同样也是一个老实人、实在人。雍正派马齐来迪化让他们大感意外,同时也不得不承认马齐是使者的最好人选。

    虽然兄弟之间打得你死我活,可对马齐这样的人无论是郭亲王还是诚亲王都是礼遇有加,话说回来,无论大清内部打成如何,毕竟都是一家人,所谓打断骨头连着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马齐到后,以参见亲王的礼仪向郭亲王和诚亲王问安,随后直言说出了来意。当马齐的来意讲完后,郭亲王和诚亲王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马相,您说的当真?”郭亲王直接问道。

    “千真万确!”几年不见马齐比以前老了许多,他正色道:“如无此诚意,皇上也不会让我走这么一趟。两位王爷和皇上都是手足兄弟,尤其是诚亲王同皇上更是一母同胞。眼下大敌将至,我大清再也经受不起内乱了,奴才恳请两位王爷为我大清基业着想,同皇上联手御敌,以保我大清江山啊!”

    郭亲王有些发呆,他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下意识地向身边的诚亲王望去。

    诚亲王微微皱眉,似乎在想些什么。虽然都是兄弟,正如马齐所说,兄弟和兄弟之间也是有差别的,诚亲王和雍正是一母同胞,彼此之间更为了解,在他看来雍正这人怎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这不符合雍正的性格啊!

    看了马齐一眼,诚亲王突然发现马齐眉目中带着挥之不去的愁容和黯然,心中顿时一动,开口询问:“马相,莫非朝中出了什么大事?”

    “这……。”马齐是老实人,虽然心中下意识地不想直言,可却又说不出糊弄对方的话来。

    迟疑了下,马齐叹了声点头道:“王爷猜的没错,朝中的确出了大事。”

    “哦,是何事?”诚亲王追问。

    “张衡臣去了……。”马齐神色带着悲哀说道。

    “张衡臣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是病故还是……?”马齐此言出,在场三人皆惊。

    张廷玉可不是一般人,这位可是上书房首席大臣啊!虽然现在靠边站了,但他在朝中的地位依旧不同,而且张廷玉的能力极强,在场的人都很清楚,再加上一直没听说张廷玉有什么病,怎么会突然去了呢?

    事到如今,马齐也无法继续隐瞒,何况就算他不说事后凭着郭亲王和诚亲王等人的能力也能打听出来。再者,这件事也不是不能说的,张廷玉之死许多人都知道原因,马齐说了也没什么关系。

    马齐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当时张廷玉之死的前应后果,当然在关于雍正方面马齐用了春秋笔法,对于一些细节含糊其辞,这也是作为臣子对君王的一种掩饰把。

    可诚亲王和隆科多是什么人?这两人都是人精,哪里听不出其中的奥妙?就算是郭亲王爷在马齐的讲述中察觉到了当时的大部分真相。

    听完马齐的讲述,郭亲王和诚亲王,包括隆科多在内才真正明白为什么雍正会突然派马齐前来的原因了。

    张廷玉之死对于雍正的打击远比想象的大,而且张廷玉死后,雍正心中一直对他死前的那些话在心中反复回响,根本无法忘却。

    虽然当时雍正对张廷玉的大胆恨得不行,可张廷玉以死谏言,对他的冲击力是极大的。事后细想,张廷玉的话是有道理的,如果清廷再这么内耗下去,等到大明打来的时候清廷根本就没有能力反抗,到时候面临的就是彻底覆灭。

    雍正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他也是个明白人。想明白这些后,心中对张廷玉的愧疚和惋惜挥之不去,同时也真心开始考虑起张廷玉的建议。

    思索了好些日子,雍正终于下定决心,决定派人和这两位兄弟谈一谈,这样才会派出马齐为使者前来迪化。

    “老四好威风啊!”郭亲王脸色极为难看,说道:“他逼死了八哥,现在就连张衡臣都活活逼死,他这个皇帝真是威风到了极点!既然如此那还谈什么?难道打算等有机会再把我们逼死不成?”

    “十哥!”郭亲王话音刚落,诚亲王就开口喝断,同时给他使了个眼色。

    接着,诚亲王对马齐拱手道:“马相勿怪,我十哥这人性子直,说话经常得罪认人,还请马相海涵。”

    “不过马相,我十哥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我那四哥是什么性子的人我是最清楚不过了,如今他说的好,兄弟联手抛弃前嫌自然是好事,但是以后呢?万一将来我这四哥有了什么其他心思,难道我等要和张衡臣一般下场?”

    “马相,王爷说的没错,如处身置地您恐怕也有这个顾虑。秋后算账,这种事可不罕见,仅仅凭着轻飘飘一句话恐怕不行吧?”隆科多在一旁插口道。

    马齐默默无语,其他他也知道这趟差不容易,兄弟几个已经打成这样了,说如同手足就如同手足了?不是笑话么?何况天家无亲情,为了皇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但不管如何,既然接了这个差,马齐还是必须要做好。当即取出一件东西来递上,说这是雍正给他们的承诺,只要他们答应联合,那么以前一切既往不咎,如有违背天地难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