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朝野史 > 0至高权限(作者:伪俾官)
龙朝野史

《龙朝野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0至高权限

    0至高权限

    没有用,任何的攻击都没有用。身为法术主力的煞羽被如意死死锁住根本就没有机会保护敖丽,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继续释放着法术来牵制如意的话,那么如意内部的法术就会被红莲座释放出来,而这样一来不仅仅是她们,就连在一旁的冰千鸟她们也会受到影响。

    敖丽不停地使用法符攻击着红莲座,但是那微乎其微的效果让她渐渐绝望。

    【“真正的自动人偶是你们对付不了的。”】

    敖丽想起了之前珏所说的话,她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对抗那东西。就算是全部都是上位的她们也无法对抗红莲座,更何况一般人。

    红莲座也像是看出了敖丽没有什么招架之力了,它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照妖镜并对准了敖丽。

    敖丽深知那东西的杀伤性,于是她寻找法符想要找一些防御法术的符文来保护自己,但是当她将手放进腰包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法符了。她找遍了全身什么法符都没有找到。

    但是她找到了一个门禁卡,一张珏曾经给她的门禁卡。

    她突然想起在进入遗迹之前珏曾经说过这个门禁卡可以让一些自动人偶停止进攻,但是要怎么用敖丽已经吓忘了。

    照妖镜的亮度开始上升,致死的光束正在形成。

    敖丽惊恐地将门禁卡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红莲座突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所有的那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红莲座扫描着敖丽手中的门禁卡。

    “身份认证……认证成功。身份:法器工程部首席设计师。保密级别:最高级。姓名:珏。”红莲座发出了声音,紧接着它放下了手中的法器,如意也缓慢着着着火释放着里面的法术。接着,红莲座说道:“选择:是否倾听报告。”

    “……倾听?”敖丽小声说道。

    “尼格霍德尸体已被掩埋,侵入妖邪已被消灭,入口已被封死。后经检查发现叛军与入侵妖邪,我方已经敌人全部歼灭,己方派出士兵一千三百二十一人,死亡一千三百二十一,无人生还。”红莲座这么说着,像一个坚守的战士一般等待着长官的下一步指示。

    这是跨越一亿年的对话,这也是一个坚守着最后一个防线的忠诚自动人偶。

    敖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一时间承受了太多的讯息。

    这张卡是珏的卡?而且珏真的是那个首席法器设计师?而且这里还埋着尼格霍德的骸骨?这里的战士们全部都别消灭了?

    红莲座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敖丽继续的命令,在她身旁的煞羽跟洛米也都十分惊讶地看着红莲座,远处的冰千鸟抓住了这个时机帮助欧阳踏雪进行治疗,夏尼也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并且正好听到了红莲座识别门禁卡的那段对话。

    敖丽分析着现有的所有情报,她必须要先问出最有价值的那个情报。

    “……是谁……”敖丽想了一下之后问道,“是谁下达的命令?封住这里的命令?”

    尼格霍德致使了亚特兰蒂斯的覆灭,理说应该没有人有能力再次联合所有的人进行尼格霍德的掩埋才对。

    “法器工程部首席设计师,珏。”红莲座缓缓地说出了珏的名字。

    “什么?”敖丽一惊,“亚特兰蒂斯不是在那时候毁灭了吗?为什么还有能够调动出来的人力?”

    “首席设计师拥有仓库的最高进入权力。”红莲座说道,“判别——初步推断对话对象珏记忆受损,是否进行事件阐述?”

    “是……”

    “首席设计师拥有仓库最高进入权。本设施于执政66年被启动,直接命令者为珏,命令内容为镇压叛军及攻入仓库内的妖邪。其他被启动设施均被派往战场。圣都军及女武神攻击越一万人听从于珏的命令并尝试复国。”

    “等等,你那时候已经知道亚特兰蒂斯覆灭了吗?”敖丽问道。

    “确定。执政者奥丁死亡消息已经确定,目前所遇到的权限最高者为首席设计师,指令执行——遵从权限最高者命令。”红莲座缓缓说道,而此时如意中的法术已经释放完毕,它也将手中的六件法器全给放下了。

    “在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冰千鸟她们过来了,“为什么会有叛军?”

    “执政未知年,执政者奥丁将其盟友洛基驱逐,国内政治处于暂时性动荡;执政63年,出现不明生物目击报告;执政63年下半年,报告增多,多为伤亡报告,未知生物危险等级上升;执政64年,国内出现动荡,原因初步记载为国民信仰问题;执政65年,大量未知生物入侵国土,国家出现分裂,执政者奥丁死于与未知生物战斗之中,背叛者洛基组织叛军分裂国家,神域破碎;执政66年年初,国家意义消失,叛军依旧存在,少部分军队开始反击以及组织秩序,珏开始收揽兵权并为复国做准备。本设施与66年中旬启动,负责善后尼格霍德遗骸以及守卫仓库。”

    敖丽听完一头雾水,而且还感觉头很大。

    这一串说完实在是太混乱了,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等等,”洛米这时候突然说道,“根据记载,尼格霍德并没有死啊,那个尸骸是怎么回事儿?”

    “询问,是否为同伴?”红莲座看着敖丽问道。

    “是的。”敖丽点了一下头。

    “回答,尼格霍德死亡已被确定,尼格霍德已被执政者奥丁刺杀。”红莲座毫不含糊地说道。

    洛米听后小声低估了句“这怎么可能”。

    回答完了洛米的问题后,红莲座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敖丽身上。

    “询问,”红莲座凑近了问道,“当今为执政多少年。”

    红莲座的提问让她们心头一颤,这群女孩们相互看了几眼,然后敖丽走上前说道:“亚特兰蒂斯已经亡国一亿年了。”

    红莲座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好长时间。

    “复查。询问,当今执政年为多少年。”

    “亚特兰蒂斯已经亡国了。”敖丽再次回答了红莲座的提问,“已经亡国一亿年了。”

    “……了解……”红莲座这么机械式地说道,“出现特殊情况,执行最后协议,听从优先度最高者的命令。本设施将继续服从珏的命令。”

    红莲座微微地低了一下头。

    敖丽颤抖着嘴唇说:“能带我们进去看看吗?”

    “了解。”红莲座说着就让开了身子。而它在移动的同时也将原先被打掉的太阳铠甲给吸了回来并再次拼接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这也让夏尼她们再次确定了面前的这个自动人偶不是她们能够与之为敌的可怕存在。

    在红莲座的引导下,她们来到了那个密室的内部。

    与外面的规整钢板不同,这密室的内部十分粗糙,像是那种没有经过仔细开挖就完工了的地下通道一般。

    “这里面除了尼格霍德的尸骸以外还有别的东西吗?”夏尼问道。

    “肯定,这里仅有尼格霍德的尸体。”红莲座这么说道。

    说话的时候,从这面的深处传来了“嘎吱”的像是什么东西锈上了一般的声音。

    “又有这样的声音。”冰千鸟说道。

    在她们选择道路的时候她们曾经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那是什么?”敖丽问道。

    “尸骸所发出的声音。”红莲座说道,“这段时间尸骸表现得异常兴奋,这种行为在本设施每次更换记录系统时约几十年出现一次。”

    红莲座说的话这帮妮子显然是没有听懂,所以她们就看着洛米。

    “这种高级的自动人偶体内都会有一些用来处理问题的东西的,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清除一下里面的讯息并重新整合一个较好的战斗机制。”洛米说道。

    “就像是电脑更新一样对吧。”敖丽拍了一下手说道。

    “嗯……差不多。”洛米点了一下头,“但是这个东西的运作原理好像要比电脑复杂一些。这也算是我们比以前的人好的地方吧,能够用很少的法术回路完成相同的数据运算。”

    夏尼她们就这么走着,但是随着行进的深入她们也感受到了周围空气的异样。

    空气中一种让人很不舒服且具有烧灼能力的诡异东西让夏尼她们难受的很,尤其是洛米,她整个人都快休克了。

    “洛米?”夏尼扶住了将要倒下的洛米。

    “这里……这里的气息很不纯净。”洛米喘着气说道,“我想这里的环境不适合我。”

    “要出去吗?”

    “不……能看到尼格霍德的尸骸也是个不得了的成就啊……”洛米边说边走,还打了个踉跄。

    “我背着你吧。”夏尼说着就将洛米扛了起来。

    “谢谢……”洛米疲惫地说着。

    伴随着行进而发生改变的还不仅仅是周围的空气,就连这里的墙壁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在墙内埋放着许多的武器,还有一些神兵铠甲在里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万人墓一样。

    “就在前面。”红莲座指着前方说道。

    在这前方,有一个稍微大一点的硐室,那里面有很多交错突出的骸骨。而在这个硐室的最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蛇头骨架。

    那个蛇骨上半身挺起,整个蛇头暴露在岩石的外面,下半截身子则被埋在了岩土之中。

    那蛇头张着嘴巴,一副要咬死对方的架势。虽然只剩下骨骼了,但还是可以看到它的下颌在微微一动。

    “尼格霍德……”洛米看着面前这巨大的骨架小声说道,“果然跟记载中的一样——不纯净的污秽之物。”

    洛米透过精灵眼看着面前的骨架,那骨架上透发着很浓的邪气,仿佛过去闻一下就会导致死亡一般。

    夏尼她们接近骸骨的时候那骸骨突然动了一下下颌并发出了声音。

    “这!这是什么原理啊?”敖丽被吓了一跳。

    “这骨架还能动啊……”夏尼在一旁说道。虽然听语气不像是很害怕的样子,但是她还是拿出了手中的开山斧。

    尼格霍德的尸骸就这么上下张了一下嘴,然后再无别的行动了。

    “把尼格霍德的遗骸封住是为了什么?”娜尔好奇地问。

    “情报不足,未知。”红莲座这么说道。

    “如果是珏说要封起来的话一定有什么理由吧。”夏尼在一旁说道,不过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地说,“但是……为什么珏的复国计划失败了呢?”

    红莲座没有回答他好像也不清楚。

    “那我们怎么办?就在这里呆着?”冰千鸟问道,“这里除了这东西的骸骨以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了。虽然是个历史性的大发现但是现在一点儿用都没有。”

    冰千鸟说得对,这是个历史性的发现,但是现在对她们从这里出来一点儿用都没有。这也让周围的女生们议论纷纷。

    但是敖丽却能够感受到在尼格霍德骸骨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她。

    “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敖丽看着骸骨的胸膛,她骨子里的一种呼唤正在推动着她靠近那骸骨。

    “敖丽?”煞羽疑惑地歪了一下头,因为这里真的充满了死寂,而且在这弥漫着充满死亡气息的空气的环境中还能有什么好东西会呼唤敖丽呢?

    但是煞羽的想法是错的,一旁的冰千鸟她们也都看着尼格霍德的胸骨那边。她们好像也感受到了来自胸骨内的召唤。

    “这尼格霍德骸骨中有什么东西吗?”察觉到异样的洛米问红莲座。

    “未知。”红莲座用短短的两个字回答了她。

    “在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敖丽指着尼格霍德遗骸的胸骨出说到,“我能感受到,一种特别原始的,特别深邃的呼唤!”

    冰千鸟点了一下头。“就像是树根在呼唤着飘零的落叶一般,这种思想很强烈,尤其是在尼格霍德的尸骸在动的时候。”

    “我建议我们在这里进行挖掘。”夏尼说道,“我想或是说我们的本能正在催促我们这么做。”

    “等,等等,在这里挖掘?是在开玩笑的吧?”洛米这么说着,然后她就被夏尼交付到了煞羽的手中。

    “煞羽,能固定一下这里吗?”夏尼问道。

    煞羽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张开了双翼在周围附上了加强法术。

    “看来可以了,”冰千鸟舒展着身体,“去挖掘吧。”

    说完,冰千鸟就发动了飞行法术飞了起来。

    夏尼虽然因为先前的体力透支而从至龙化的状态中恢复了回来无法飞行,但是她依旧凭借着岩土中突出的尼格霍德的骨骼当支撑点爬了上去。体力还有盈余的娜尔则是直接飞了起来。

    “你们轻点儿啊,别到时候毁坏了什么东西!”洛米在底下喊道。

    考古这种事情是要很温柔地进行的,真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那怎么办?原本好好的一个法器要是来一下重击还真不知道会不会完好地留下来呢。

    显然冰千鸟她们是听到了洛米的话了,她们的行为跟之前与红莲座战斗时的那种不要命了的行为想必要柔和得多。

    冰千鸟将龙骨鞭变为斧子,然后轻轻地,一点儿一点儿地击打着她所认定的地方。

    夏尼则是跟娜尔配合起来,由娜尔释放箭矢在岩土上打下孔洞,夏尼则用开山斧轻拍孔洞所围出来的那一块范围。

    岩土一点儿一点儿地被打了下来,尼格霍德的骸骨也从一开始的动一动变得死气沉沉,身上的邪气也快速下降着。

    而且伴随着开挖的深入,夏尼她们的那种原始的呼唤也越来越强,一种回归的感觉愈发强烈。

    最终,最后一块被覆盖在胸骨上的泥土被剥离了,而冰千鸟跟夏尼她们也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这……”冰千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而夏尼和娜尔都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