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1896 订单落地(作者:鲇鱼头)
重生南非当警察

《重生南非当警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896 订单落地

    法国人嚣张的时候也曾经单挑过全世界。

    可惜自从拿破仑之后,法国人就失去了争霸世界的野心。

    现在的法国,只想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争霸世界什么的都是浮云,上一次世界大战给了法国足够多的教训。

    既然不可能重现拿破仑时代的辉煌,法国人现在就认清现实。

    只要能保住法国的海外殖民地,绥靖主义不丢人。

    如果莱茵兰能满足德国人的野心,那么把莱茵兰还给德国人又何妨。

    如果阿比西尼亚帝国能让意大利人满意,谁又会在乎阿比西尼亚人的心情——

    至于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野心会不会进一步膨胀,自身麻烦都无法解决的法国人现在已经顾不上了。

    过一天算一天吧。

    这样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前段时间有法国议员提议,既然法国无力应对来自德国的威胁,那么不妨把法国首都从巴黎搬迁到北非的阿尔及尔,这样法国就能远离德国的威胁,不再插手欧洲事务。

    这个想法不错。

    问题是阿尔及尔离非洲也不太远,而且海对面就是意大利,如果单纯从安全角度出发,那不如直接把首都搬迁到梦格罗,这样似乎更安全。

    很多法国议员都惊了。

    梦格罗在什么地方?

    梦格罗是法属西非殖民地的一个小镇,距离刚果王国只隔着一条刚果河。

    “法国有13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数亿人口,却无法保护法国本土的安全,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吗?”罗纳德·卡佩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法国为什么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罗克也给不出答案。

    现在是法兰西殖民帝国的全盛时期,如果将法国本土计算在内,法国的领土达到1289万平方公里,占地球陆地总面积的8.6%。

    去年法国的人口普查,总人口已经突破一亿一千万,达到110631000人,跟南部非洲差不多。

    法国本土先不说。

    法属西非、法属北非、以及法属东印度都是膏肓之地,资源丰富,人口众多,且位置优越,如果法国把重心从本土转移到北非或者是西非,那搞不好法兰西还真能触底反弹。

    现在的法国很危险。

    虽然法国倾国之力在建造“黎塞留”级战列舰,可是并不能给法国人带来安全感。

    聪明的法国人已经纷纷移民。

    法国资本也大量外流,巴黎的那些银行家,宁愿将宝贵的资金投资德国企业,也不愿意发展法国经济。

    法国的国际环境更恶劣。

    英国、美国、南部非洲纷纷加大对德国的投资。

    俄罗斯人是德国的盟友,德国能收复莱茵兰,俄罗斯人功不可没。

    留给法国的只剩下南斯拉夫王国、波兰、意大利、西班牙这几个国家可以争取。

    南斯拉夫王国就不说了,国王都已经在巴黎遇刺,结盟绝无可能。

    波兰是一战结束后刚成立的国家,这个国家虽然有可以争取的可能,但是距离法国太远,而且两边是德国和俄罗斯,波兰被夹在中间,情况比法国更危险。

    至于西班牙——

    这个国家正处于内战边缘。

    意大利则是出了名的墙头草,看看一战中意大利的表现,同样让人叹为观止。

    法国最新的决定是,准备模仿南部非洲国防军,组建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现代化军队。

    给南部非洲的采购订单,就是出于这一目的。

    罗克自然是很欢迎的。

    不过法国和南部非洲最主要的不同在于,南部非洲国防军是以南部非洲人为基础组建的。

    法军部队的主力则是殖民地仆从军,以及在法军内部地位越来越重要的外籍军团。

    法国外籍军团的历史悠久,他们不是这本书的主角,这里就不再多加讨论。

    让雷纳德·卡佩想不通的是,南部非洲联盟部队,严格说起来也是南部非洲的殖民地仆从军。

    可是南部非洲联盟部队的战斗力远超法国殖民地仆从军,这就让雷纳德·卡佩无法接受。

    “想提高殖民地仆从军的战斗力,仅仅靠先进武器是不够的,必须进行严格的训练,同时还要提高仆从军士兵的地位,在全社会形成尊重军人的氛围,这样仆从军士兵才会发自内心的愿意为国作战。”巴顿是南部非洲的陆军部长,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

    和安琪一样,巴顿在世界大战后同样进步巨大。

    南部非洲军队这几年虽然是以海军为主,陆军的建设也从来没有放松过。

    在陆军这方面,南部非洲实行的政策是藏兵于民。

    虽然表面上南部非洲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有两个师的常备陆军,实际上各州国民警卫队都是正规军的预备队,如果战争爆发,这些国民警卫队就随时可以转为正规军。

    国民警卫队的装备,跟正规军相比也不遑多让,尼亚萨兰、罗德西亚、德兰士瓦等几个经济比较发达的州,国民警卫队的编制和装备跟正规军相比几乎一模一样,在某些方面装备还更加先进。

    尼亚萨兰国民警卫队甚至有空军。

    就离谱。

    南部非洲联盟部队的结构,跟法国殖民地仆从军差不多,士兵都是由非洲人组成,军官则是南部非洲人。

    装备上虽然略有不如,南部非洲联盟部队是以轻步兵为主,汽车都没几辆,部队的战斗力却不错。

    “如何才能在全社会形成尊重军人的氛围?”雷纳德·卡佩对这部分比较感兴趣。

    现在法国不仅仅是殖民地人不愿意参军。

    就连真正的法国人也不愿意参军保卫法国。

    “法国世界大战后承诺给老兵的退伍金全部结清了吗?”巴顿一个问题就让雷纳德·卡佩哑口无言。

    世界大战都已经结束15年了——

    法国却还没有结清承诺过的退休金。

    这让那些世界大战期间为国牺牲浴血奋战的老兵们怎么想?

    如果法国再爆发战争,那些参加过世界大战的老兵,还会让他们的孩子,像他们二十年前一样走上战场吗?

    想都不用想。

    “所以我还能说什么呢,法国有钱修建马其诺防线,有钱从南部非洲购买超过一亿兰特的军事物资,却没钱安抚那些退伍老兵的受伤心灵——也对,巴黎的政客才不会在乎退伍老兵的死活,他们在乎的只有手中的权力——”巴顿冷笑,作为一名军人,巴顿对于法国政客的行为充满愤怒。

    当然也不止是法国,英国、美国一样都是卸磨杀驴。

    所以也不能说法国人冷血。

    反倒是南部非洲这种尊重军人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是标准的另类。

    “我已经决定了,要参加法国下一届的总统大选,如果我能当选法国总统,那么我会努力给老兵们应有的补偿。”雷纳德·卡佩试图力挽狂澜。

    可惜巴顿不看好。

    “如果你以这个为竞选口号,那么你肯定无法当选。”巴顿了解法国的情况,雷纳德·卡佩如果是以这个为口号,那么恐怕都无法通过党内初选。

    当然也不一定,法国跟英国不一样,国内政党多如牛毛,现任法国总理爱德华·达拉第所在的民主联盟,在法国国内的支持率不足百分之三十。

    民主联盟并不是一个政党,而是一个松散联盟,内部分支众多,矛盾尖锐,其他诸如左翼联盟、民族集团都一样,法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总理更换的速度特别频繁。

    “我知道,所以我会自己组建一个政党参选,真正代表法国人民的政党。”雷纳德·卡佩有理想,他这段时间在南部非洲学到了很多东西。

    南部非洲其实政党也不少,不过南部非洲自由党一家独大,支持率常年保持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其他党派包括进步党、尼亚萨兰党,都无法对自由党构成威胁。

    罗克作为自由党的创始人之一,现在依然是自由党成员。

    看看南部非洲。

    再看看法国。

    雷纳德·卡佩充分认识到政治稳定对于一个国家的意义。

    罗克全力支持雷纳德·卡佩。

    别的不说,如果雷纳德·卡佩能成为法国总统,那么法国就将成为南部非洲在欧洲最坚定的盟友。

    当然雷纳德面对的困难也很多。

    法国跟南部非洲的情况不同。

    罗克和小斯当初成立自由党的时候,南部非洲只有老塞西尔·罗德斯成立的一个进步党。

    进步党的势力范围在开普,当时的德兰士瓦和罗德西亚、尼亚萨兰都是空白地区,自由党顺利填补空白,几乎没有任何竞争。

    法国国内的政党多如牛毛,法国人又天**漫,不喜欢约束,打着自由的旗号为所欲为,这种情况下雷纳德·卡佩就算想救法国,也得法国人同意才行。

    十一月十号,法国和南部非洲签订采购协议,合同总金额超过一亿两千万兰特,超出法国政府预算。

    超出的这部分,法国政府会在南部非洲发行债券,由兰德银行和罗德西亚银行联手承销。

    雷纳德·卡佩带着罗克的美好祝愿返回法国,他现在肯定不知道,他将面临的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