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太平客栈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以众击寡(一)(作者:莫问江湖)
太平客栈

《太平客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三十九章 以众击寡(一)

    若论天人造化境大宗师的对比,其实儒门并不占劣势,甚至还占了优势。

    虽然儒门青黄不接,但道门也有极大的问题,便是内斗不止,许多天人造化境大宗师或是堪比天人造化境的天人无量境大宗师都在内斗中死去,如张静沉、王天笑、藏老人、沈无忧等等,反而是儒门的天人造化境大宗师更多一些。

    如此一来,道门便只能以数量取胜了。

    冷夫人和萧时雨这对老冤家破天荒地摒弃前嫌,联手对上了白鹿书院的山主卢北渠,若论单打独斗,两人都不是卢北渠的对手,可两人联手,却丝毫不逊于卢北渠。

    毕竟玄女宗和牝女宗本是出自同一位祖师,许多功法各有互补之处。而且两人为敌多年,对于对方的手段早已是了然于心,就算事前从未有过演练,配合起来也是极为默契,就像多年的师姐妹一般。

    只见萧时雨用一条白色长索,冷夫人用一条黑色长鞭,一黑一白,好似两条长龙,将卢北渠笼罩其中。

    玄女宗和牝女宗都擅长奇门兵刃,如绳索、飘带、软鞭之流,只是算不得顶尖,如果两人单独使来,甚至不是宁忆的对手,可两人联手用出,则成相互呼应配合之势,所有破绽全为旁边一人补去,厉害杀着层出不穷。

    这也在情理之中,两宗祖师本就是同一人,她的兵刃技击之术自然是圆满无缺,不逊三大剑诀,可她因为种种原因将一身神通分成两半,玄女宗得一半“天罗”,牝女宗得一半“地网”,最后两宗都不得其真谛。

    虽然萧时雨和冷夫人因为各种原因未能跻身天人造化境,但两人在天人无量境浸淫多年,已经将本门各路绝学参悟到了极致,此时两位宗主联手,竟是完美还原出这一套技击之术的风采,当真是天罗地网,让人无处可逃。

    卢北渠身在其中,有苦难言,几次想要取巧破阵,无奈萧时雨也好,冷夫人也罢,都是经验丰富之辈,竟是半点也破绽也不给他,让他只能无功而返。

    卢北渠心知自己继续拖延下去,怕是凶多吉少,猛地一挥大袖,飞出一块青砖,直奔冷夫人而去。

    这块青砖当然不是俗物,而是出自白鹿书院的宝物,类似于道门的成套飞剑,用以伤人。在卢北渠看来,萧时雨因为得了“长生素女经”的缘故,一身修为已经隐隐触及到天人造化境的门槛,一身“帝女神功”更是至阳至刚,反而是冷夫人至阴至柔,因为“吞月大法”的缘故,导致自身气机驳杂,最终止步于天人无量境,反而更容易突破。

    冷夫人脸色一变,立时用出自己的随身宝物“盘丝阵”,在自己身周三丈之内结成一方阵势,如蜘蛛结网补虫,既能将人困于阵中而不能动弹,也能用来防身。

    就见青砖如陷网中,越来越慢,最终在距离冷夫人还有尺余距离的时候,凝滞不动。不过如此一来,冷夫人手中的黑色长鞭难免一滞,两人的天罗地网不再完美无缺。

    卢北渠立时趁此时机破阵而出,直奔冷夫人而来。

    不过卢北渠还漏算了一点,那便是人心。

    如果是萧时雨遭难,冷夫人心性阴沉,说不定还真会见死不救。可萧时雨不同,她虽然古板暴躁,但此心光明,绝不会落井下石,立时一掌拍向卢北渠,帮冷夫人解围。

    这一掌名为“寒冰掌”,出掌凌厉绝伦,至阴至寒,不以肉掌伤敌,而是以掌风伤敌,掌风及身则寒气汹涌而入,使人浑身血液凝结成冰,极为可怖。虽然此掌无甚花哨精妙之处,但是萧时雨将一身“帝女神功”催运极致,只见得方圆数十丈内寒气森森,地面上生出白霜,就连空气中都凝出细小冰晶。

    与此同时,冷夫人左手五指一翻,五根手指上多了五根漆黑义甲,长约三寸,黑气缭绕。所谓义甲,即是弹奏古筝或琵琶时所戴之物,装于指端,保护手指和指甲,外形好似假指,后宫妇人也常佩戴此物。

    接着就见冷夫人五指伸张成爪,带起夹杂着阵阵鬼哭之声的罡风,以摧金断玉之势罩向卢北渠的头顶天灵。

    卢北渠不敢大意,手中长剑点向冷夫人的这一爪,相撞之下,不但摩擦出激烈火花,而且还伴随着刺耳的金石铮铮之声,与此同时,他以未曾持剑的左掌迎上萧时雨,刚一交手,卢北渠从手掌到肘部位置,悉数被雪白寒霜笼罩。

    卢北渠身形一震,与两人脱离开来,又连发两块青砖,威力奇大,竟是将萧时雨和冷夫人暂且逼退。

    萧时雨和冷夫人各自挥出手中长索长鞭,双龙齐至。

    卢北渠不愿再陷入两人的天罗地网之中,向后一跃。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腰眼一麻,紧接着便是一股刺骨寒意迅速蔓延开来,让他半个身子几乎冻僵。

    这一击把握的时机恰到好处,卢北渠不防之下,竟是被暗算成功。

    偷袭之人不是旁人,正是石无月。

    石无月以玄女宗的“少阴寒冰指”,将“寒冰真气”凝聚于一指之上,拼着大耗气机,将“寒冰真气”急速注入卢北渠的经脉之中,同时又牵动了萧时雨的“寒冰真气”,两股“寒冰真气”汇聚一处,便是境界高如卢北渠,半个身子也被冻僵。

    仅凭萧时雨和冷夫人,还是不能拿下卢北渠,所以石无月藏身一侧,她身兼玄女宗和牝女宗两家之长,既能与萧时雨配合,也能与冷夫人配合,此时三人联手,便是白绣裳也难以取胜。

    趁此时机,冷夫人手中黑色长鞭缠住卢北渠的手腕,软鞭上燃烧起碧绿火焰,烧灼皮肉,嗤嗤作响,使得卢北渠握不住手中长剑。

    萧时雨则挥舞长索卷住卢北渠的左脚,奋力一拉。

    转眼之间,卢北渠不但没能突围成功,反而已经显露败势。

    另一边,三位道门真人脸上对上了天心学宫的大祭酒谢恒。

    三位真人皆是出自全真道,而且并非第一

    次联手对敌,早有默契,以三才阵势围住谢恒,剑术最高最强的太微真人主攻,三玄真人从旁策应,万寿真人主守,哪怕谢恒有天人造化境的修为,又有“浩然气”克制,竟也破不开三人的联手。

    太微真人手中无剑,单纯以“东华紫薇剑诀”的剑气化作一道紫色长虹,直奔谢恒而来。

    谢恒横剑一封,不动如山。就见剑光刺到谢恒身前三尺位置的时候,陡然圈转,向他左肩削落。这一剑虽然简单,但迅捷无比,速度绝伦,换成旁人,定是难以防备。可谢恒只是身形微转,长剑随之而动,轻而易举地挡下了剑光。

    此乃“天心剑诀”,心感天意,剑随心转。

    就在此时,三玄真人手中长剑中宫直进,剑尖不住颤动,剑到中途,忽然转而向上,忽然转而向下,继而左右,若有若无,变幻无方。

    谢恒以不变应万变,手中长剑法度森严,不留破绽,自成方圆天地。

    太微真人两只大袖一抖,只见得云雾缭绕,其中剑光隐隐,隐约有金石之声。双袖所至,剑光便如铺天盖地一般,让人眼花缭乱。

    谢恒迎上大袖剑光,道道剑光好似雨落,又被谢恒一一打散。

    太微真人催动“龙遁剑诀”更急,剑光越来越多,而且剑光各异,有如长虹者,有如牛毛者,有如游龙者,有如蚍蜉者,有如箭矢者,有如长剑者,有如白练布帛者,有如针尖麦芒者,纷纷而落,只见得数十丈之内尽是剑光。

    谢恒立时将剑势收缩成三尺方圆,圆润凝练,层层气机似如水波流转,虽处于守势,但守得极是严密,任凭太微真人攻势如潮,却都是无功而返,但见无数剑气围绕着谢恒盘旋飞舞,两者不住交击,激射出无数细小游散剑气,击在远处的城墙上。尽管相距甚远,但这些剑气仍在坚硬的城墙上射出一个个小洞,可想而知剑气之威。

    此时太微真人已经全力出手,若是旁人如此出手,定然是飘风骤雨不能持久,但东华宗精通炼丹之道,太微真人身为东华宗之主,不断在进攻间隙服下回气丹药,却是不怕有气虚力竭之忧。

    转眼间已过了一柱香的功夫,太微真人固然是刚猛如初,可谢恒也是分毫不露破绽。

    谢恒只是谨守门户,任凭剑光再多再急,却也不动分毫,大有不动如山之意。

    就在这时,三玄真人忽地用出神霄宗的镇宗绝学“无极剑”,祁英的“无极枪”便是脱胎于此。只见得剑光圈转,无数的光圈层层叠叠,如浪似潮,此剑虽然守大于攻,但步步紧逼,不断压缩谢恒的空间。

    谢恒只得分神应付三玄真人,不使其“得寸进尺”。

    只见得剑气纵横来去,剑芒穿空,剑光煌煌。

    谢恒几次寻机反击,都被负责压阵的万寿真人挡下,万寿真人老而弥坚,一味防守,便是谢恒也无可奈何。

    一时之间,纵然是谢恒,也是落入了下风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